分享到:
您的位置:首頁 > 人物 > 正文

鄭念的女兒為什么而死?晚年獨居美國,被譽為最后一位名媛

2019-01-26 06:06:45 來源:網絡 瀏覽: 評論: [ ]

這個被譽為“上海最后一位真正名媛”的女人

終其一生只出過這一版英文自傳

用她的往日今昔,教育了整整三代西方讀者

用自己偉大的品格,告訴人們:

生死面前,

該怎樣保存尊嚴和體面來源88884400.com

“我的前半生”:從貴族名媛到外交官夫人

我時常看到那位叫作姚念媛(鄭念)的“無名氏”,獨自出入于弄堂,風姿綽約,衣著華貴。她的孤寂而高傲的表情,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——朱大可

鄭念出生名門,父親為留日海歸,在北洋政府任高官。從小有著優越的家世、順遂無憂,在《上海生死劫》中,鄭念曾這樣描述自己的童年:

我獨自一人呆在書房里,只聽得吊扇在我頭上嗡嗡作響,空寂又單調。因著那懨懨的暑氣,括在乳白色乾隆古瓶里的朵朵康乃馨都垂頭喪氣,一幅萎靡不振的樣子。沿墻一排書架,滿是中外經典名著。幽暗的燈光,將大半間居室都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,但白沙發上一對緞面大紅繡花靠枕卻還是鮮亮奪目,扎眼得很。

她風姿綽約舉止優雅,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:在天津南開中學讀書時,曾四次登上《北洋畫報》封面,即使當年名聲大噪的趙四小姐也只登上過一次。

她的美麗驚艷四方,引得官宦子弟追求無數,成為遠近聞名的“風云人物”。

同時,鄭念小知書達禮接受著最好的教育,絕非徒有外表的花瓶:她先后就讀于天津南開中學和北平燕京大學,后來更是遠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留學,取得碩士學位。

也正是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,鄭念認識了后來的丈夫——正攻讀博士學位的鄭康祺。

兩位才華橫溢的青年彼此欣賞,互相喜歡,許下承諾,結下百年之好。

完成學業后,鄭康祺加入了外交部,被派遣到澳大利亞,而鄭念也隨著丈夫一起,一直漂泊在外,在這一過程中,兩人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——鄭梅萍。

從貴族名媛到外交官夫人,在錦衣玉食的生活里,鄭念的前半生過得無比美滿順遂來源88884400.com

1949年夫婦兩人放棄了去臺灣的機會,選擇定居上海。

戰亂平息,安定的家,獨立的事業,深愛的丈夫,可愛的女兒,此生不必再漂泊,一切似乎往更好的方向發展。

然而在上海,這座歌舞升平燈紅酒綠的大都市,華麗光鮮的外表之下,早已暗藏洶涌的無盡黑暗…

經歷文革:“放聲哭嚎實在太不文明了”

你年輕時很美麗,不過跟那時相比,我更喜歡現在你經歷了滄桑的容顏。

--杜拉斯

回國后,鄭念的丈夫鄭康祺先擔任上海市長陳毅的外交顧問,后出任英國殼牌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總經理,而鄭念也憑借自己的才識在事業上幫助丈夫良多,生活平靜而充實。

然而世事無常,1957年丈夫鄭康祺癌癥去世,鄭念本就是知識淵博,精通外語,因而殼牌石油公司懇請鄭念擔任總經理助理,而“鄭念”這個筆名,也是為了紀念亡夫而起。

但隨著文革的到來,生活再次給了鄭念致命一擊。

由于英國留學和長期供職外商公司的經歷,鄭念淪為被瘋狂猜疑和迫害的對象,并被指控為英國的間諜關進看守所,一關就是六年。

而她唯一的女兒鄭梅萍,則遭到造反派的毒打而意外身亡。

第一排右四為鄭念女兒鄭梅萍

面對各種納粹式的暴行——饑刑、銬刑、拳打腳踢刑和精神刑,大部分囚徒萬念俱灰不堪。

哪怕再最艱難的時刻,不論怎樣的酷刑拷打,鄭念也從不悲聲求饒,反而每天保持衣冠整潔,不失理智和信念,捍衛自己的尊嚴。

回憶起那段經歷,鄭念在書中寫道:

我每每看到有人放聲大哭,總覺得十分不安,就像看到有人被剝去衣衫裸露著身子似的。我們自幼就接受了要抑制自己感情的教育。為了不輕易掉淚,我作了長年努力來鍛煉自己的意志。這樣漸漸地,我已把哭泣視為軟弱無能的表現CXw

鄭念借掃帚打掃屋子,每天清洗自己,甚至在看守員嫌麻煩時振振有詞地背出毛主席語錄:“以講衛生為光榮,不講衛生為可恥”,使得看守竟無言反駁,因為毛主席的話便是一切,是不可忤逆的“圣旨”。

不論她遭受怎樣的折磨,就算是兩千個日夜里雙手被反扭在背后,手銬嵌破皮膚,鮮血直流,甚至入廁后拉褲鏈都疼得撕心裂肺,雙手差點殘廢。她依然沒有放棄保持尊嚴。

那種經過歲月沉淀后的貴族基因,在她的身上展示得淋漓盡致。

她甚至被釋放,除非當局向她公開道歉。

就在快要挨過這段時間的時候,卻從看守處獲知,自己進后不久,女兒便被人活活打死在大街上。

聽到這個消息的鄭念痛到不能呼吸,只有一個念頭,一定要活著出去,去調查女兒的死因,就算是她最后吐著鮮血肢體僵硬地趴在地上,也要去看看那塊沾滿她鮮血的土地。

鄭念與女兒合影

一個堅強和隱忍的母親,用自己內心的精神力量,去對抗著無盡的黑暗審判。比起漫長歲月中的等待,大把脫發、牙齦出血和思維的衰退更令她恐慌。

她開始強迫自己每天花幾個小時背誦毛澤東語錄,既活躍腦力,也使自己獲取與審訊者辯論的依據,自創體操,強迫自己悄悄鍛煉身體,以來對抗接下來的日子。

最終憑借自我堅強的意志和頑強的毅力,鄭念在1973年無罪釋放。

離開上海:拿什么抵御無常

一位真正的貴族不在他生來就是個貴族,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著貴族的風采和尊嚴。

--福樓拜

把鄭念的生活蹂躪成一張皺紙,但這位雙鬢落雪的老人,在這張斑駁殘缺的紙片上,計劃著自己的將來,希望把生命里剩余的日子過得更好。

1980年,她以看望在美國的妹妹的名義申請出國,出國之前,把家中僅剩的文物全部捐贈于上海博物館,她不忍心再看見文明在野蠻的暴力下流失原文88884400.com

離開上海那一刻,鄭念的內心是復雜而痛苦的。

“將永遠離開生我養我的故土,我的心碎了,完全碎了。只有蒼天知道,我曾千百倍地努力,要忠貞于我的祖國,可是最終還是完全了,但我是無愧的。”

她的青春、她的事業、她滿腔的中華熱血、她曾經對未來的殷切期望都無私地獻給了這座生活了37年的城市。

雖然去美時已經65歲高齡,但鄭念很快使自己適應新的生活方式和環境:諸如高速公路上的駕駛、超市購物及銀行自動提存款機。

她每天早晨,都會在花園里鍛煉身體,和隔壁的鄰居一起聊聊天,到上午十點她才返回書房,開始寫作。

推薦閱讀:顏杲卿著名的舌頭的故事 即使舌頭被割掉依舊罵聲不止

伏案寫作,不忘在案頭插一朵玫瑰

哪怕九十歲的鄭念,也就活得像高貴的女王,她無視歲月的痕跡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她偶爾會去舞廳跳跳舞,娛樂一下自己的夜生活,滿臉燦爛的笑容是她留給舞廳里那些紳士難以忘懷的禮物。

她也會驅車前往郊區,欣賞美麗的自然風景,又或者是跟著年輕人一起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。

把每一天都過得充實無比。這樣的時光直到2009年11月,鄭念病逝于美國華盛頓家中,享年94歲。

鄭念在全球巡回為自傳《生死上海劫》簽售

在美國時,她還時常把“Let the past rest”(讓往事過去)掛在嘴邊,并鼓勵勸慰著世人“一個人主要的就是,不要氣餒。

你一定要有一個希望,并且有信心、樂觀,朝著那個希望走。如果,你覺得沒有希望了,那你就解除武裝了8_8_8_8_4_4_0_0_c_o_m。我在監獄里,雖然那么苦,我還是永遠要奮斗的。”

她始終相信,一個人想要什么樣的生活,那是自己的心態決定的。

希望自己過得像女王一般優雅,就必須得身體力行地去做一件事。

她不把年齡當做借口,她總是說“你需要學習,為什么年齡會成為你的絆腳石?難道年齡不是能夠幫助你更好的學習嗎?”

自1980年離開上海后,種種原因鄭念再也沒有回過中國。

但她從來沒有停止過對祖國的關切。

她把自己的稿費捐給了美國的一所大學,資助那些中國留學生,減輕在外學習的一些負擔!

雖然鄭念已經離去,但每每看到她晚年的照片,依舊可以從那深邃而晶亮的雙眸里,感受到歷經歲月卻姿態動人的美好。

時光雖然讓她的容貌老去,但從未讓她的心老去。

經歷過那樣無情殘酷的歲月,鄭念用非凡的勇氣、原則和智慧,在苦難中保持著獨立的人格,維護著自己的倔強和尊嚴。

在鄭念的一生中,人們真正看到中國最后貴族的精神與堅守。歲月帶來的苦難從未把她擊垮, 反而讓她愈發美麗。

有人的高貴浮于表面,而鄭念則把高貴融入進骨子里。

“她把所有的痛苦和辛酸活成了一種生活的調味品,在她眼里,任何辛酸都比不過生死,除卻生死一切都是小事。”

更多推薦:
>>> 真實隋唐:羅成無其人尉遲恭策劃宣武門之變
>>> 清朝皇室后代現在都在過著怎樣的生活?
>>> 清末第一刺客 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史堅如簡介
>>> 打出來的和平:露梁海戰后的東亞政治格局變化
>>> 揭秘楚威王的王后楚威后為什么不稱太后

通過鍵盤前后鍵←→可實現翻頁閱讀
0% (0)
0% (0)
文章來源網絡,版權歸屬原作者,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。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,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,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、名益權等問題,請盡快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!

我要評論

評論 ( 0 條評論)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歷史網立場。
最新評論

還沒有評論,快來做評論第一人吧!
  • 清政府統一全國后 為什么不收復之前被占領的北越之地

    首先要知道下越南的歷史背景,越南在歷史上一直都是中國領地。唐后為五代十國亂世,而北宋北有大敵無力收復,越南才逐漸成為國家。到了明朝時期,明成祖乘越南內亂,一舉收復了越南北部,南部則為獨立政權,聽命于大明,為明朝藩屬國,到了滿清入關時,中國大亂,越南南部統治者看到中國內亂,于是乘機攻占了北越。那么清政府統一全國后為什么不收復之前被占領的北越之地呢?首先一個原因是在清朝統一全國后,各地都有很多反清勢力

  • 日本遭原子彈襲擊后如果還不投降?盟軍將會進行怎樣的行動

    1945年8月,美國分別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,這也成為了壓倒日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8月15日,日本裕仁天皇正式宣布無條件投降。(日本投降舊照)那么,假如日本在遭到原子彈轟炸后,依然選擇死不投降,盟軍下一步的行動是什么?早在1945年5月,德國宣布無條件投降之后,整個軸心國世界就只剩下了日本。日本之所以選擇負隅頑抗,并不是因為他們所謂武士道的大無畏精神,也不是因為裕仁天皇是個死腦筋。實際上

  • 清朝是怎么被我們漢文化所同化的 清政府都做了什么事情

    清朝人的漢化其實是一件很長曲折的故事,從本質上來說,清朝滿清八旗是拒絕漢化,所以他在漢化的過程當中有遇到過堅持的情況,比方說留長辮穿的服飾,包括堅持說滿語以及一直按照滿蒙的習俗來統治漢族階層,但是最終清朝還是被漢化。在中國5000年的歷史中,漢族被少數民族統治只有兩個朝代,這個統治說的是大一統天下,一個是元朝,一個是清朝。元朝統治不過百年,而清朝卻統治了275年。我們對比兩個朝代可以得知,原因就是

  • 唐朝大將一夜貪歡,20萬士兵成枯骨

    天寶十四年十一月,范陽節度使安祿山揭開安史之亂的大幕,大唐錦繡河山淪為血火疆場。安史之亂爆發初期,曾經有過一個奇怪的現象,唐玄宗派出的名將高仙芝、封常青、哥舒翰等人,哪個都是身經百戰、屢建功勛的老將,在安史叛軍面前卻變得不堪一擊,無一例外地一敗涂地。為什么這么多名將,突然之間都不會打仗了?原來,問題不是出在他們身上,而是出在部下士兵身上。名將封常青曾經對唐玄宗說過:“臣所將之兵,皆是烏合之徒,素未

  • 明朝的范文從是什么來歷?為什么朱元璋會給他5張免死金牌

    朱元璋是明朝的開國皇帝,同時也是草根皇帝,所以他對老百姓的生活深有體會。在他當皇帝期間,也頒布了很多有利于百姓的政策。但同時,他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,也殺了很多功臣,這也是被很多人所爭議的。但凡朱元璋想殺的人,基本上是沒有生還的,不過也有極少的個例。比如今天筆者要說這位大臣。他是一位監察御史,名字叫做范文從,在《樵書》、《寄園寄所寄》和《朝野紀略》等書中都有記載。此人性格耿直,敢于直諫,所以難免讓皇

  • 花甲父親為兒子報仇,孤身殺掉130名政府官兵

    感恩和記仇,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兩個相反天性。古人曾云: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也曾云: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。前者我們就不必說了,做人理當如此。后者,對于子女來說,是如此,反之,對于父母來說也是如此。今天筆者就給大家講述一件真實的替子復仇故事。正如“科學技術是把雙刃劍”一樣,戰爭帶來融合和發展的同時,也更多的帶來了殺戮和傷痛。這個復仇故事,就發生在美國的南北戰爭期間。當時的參戰雙方是北方美利堅合眾國和南方

  • 王安石在變法前都做了些什么?是怎么讓大家支持他的

    宋真宗天禧五年(公元1021年),王安石出生于臨川(今江西撫州臨川),父親王益,時任臨川軍判官。王安石自幼聰穎,酷愛讀書,過目不忘,下筆成文。稍大一些,便跟隨父親宦游各地,接觸現實,體驗民間疾苦。他的文章,立論高深奇麗,又能旁征博引,始終有移風易俗之志。宋仁宗景祐四年(公元1037年),王安石隨父入京,以文結識好友曾鞏,曾鞏向歐陽修推薦其文,大獲贊賞。宋仁宗慶歷二年(公元1042年),登楊寘榜(此

  • 古代人們都是怎么花銀子 都跟電視的一樣嗎

    秦始皇在統一六國之后,將紛繁復雜的仿形貨幣統一為黃金和半兩方孔圓錢,在這一階段開始鑄幣,并得到了較大推廣,使我國成為世界上最早采用銀制幣的國家。在此后的幾千年中,白銀一直作為流通貨幣被中國的歷朝歷代所采用。直到1935年,白銀才被當時的國民政府正式廢止流通而成為歷史。我們在很多古裝影視劇中也能經常看到白銀出鏡,如某江湖俠客到酒樓吃飯時隨手扔出幾兩銀子,然后豪氣沖天的對店小二說有酒有肉盡管上來,剩下

  • 張昭和周瑜是如何穩定江東的局勢的 他們做了什么事情

    今天的三國成語故事見于《三國演義》第二十八回,發生在孫權繼位之時,相關人物分別為孫權、張昭和周瑜。原文如下:孫策既死,孫權哭倒于床前。張昭曰:“此非將軍哭時也。宜一面治喪事,一面理軍國大事。”權乃收淚。張昭令孫靜理會喪事,請孫權出堂,受眾文武謁賀……且說當時孫權承孫策遺命,掌江東之事。經理未定,人報周瑜自巴丘提兵回吳。權曰:“公瑾已回,吾無憂矣。”原來周瑜守御巴丘。聞知孫策中箭被傷,因此回來問候;

  • 洺水之戰是在哪一年打響的 誰才是最后的勝利者

    洺水之戰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后發制人,贏得勝利的典型戰爭事例。通過洺水之戰簡介得知,洺水之戰發生于公元622年,是秦王李世民在洺水對抗劉黑闥的重要戰役。從洺水之戰簡介得知,李淵建立唐朝政權之后,為了消除劉黑闥軍隊勢力,便讓李世民和李元吉共同率兵討伐劉黑闥。劉黑闥原是竇建德的部下,竇建德死后,劉黑闥自立門戶,號稱漢東王,并率領大部分反抗李淵所建立的唐朝政權。在劉黑闥的指揮下,劉黑闥軍隊迅速擊敗了李神通

mg电子游戏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